天眼查logo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旗下
官方备案企业征信机构

天眼查企业头条其他新闻详情

杨正大:在线教育唯一流量是口碑
来源:国企网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5日

“我在去年的各个演讲或文章中就预测,在线教育在三年内会取代线下教育,成为课外辅导的主流。疫情的出现,我觉得这个拐点会提前到来。”


经历了2003年“非典”,在面对此次疫情时,中国平安旗下的麦奇教育科技(iTutorGroup)创始人杨正大给出了这样的预判。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出现,使以线下为主的教育行业面临考验,在线教育机构也不得不临危受命,承载着万千家庭的学习重任。


拥有二十多年教学积淀的麦奇教育科技,如何看待这次危机?线下机构是否应该转型线上?未来在线教育的发展将迎来怎样的格局?近日,麦奇教育科技掌舵人杨正大接受了蓝鲸教育的专访,畅谈疫情下的危与机。


(以下为专访内容)


与投资人保持密切联系,分阶段转型线上


蓝鲸教育:此次疫情,对教育行业来说,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杨正大:我觉得这次疫情对线下教育机构其实冲击是最大的。教育部宣布延期开学,第一个影响就是现金流,这也是企业最需要考虑的问题。第二个影响,如果疫情持续的话,很可能引发学生大规模退费,后续的影响也非常大。


蓝鲸教育:麦奇教育科技经历过“非典”疫情,面对当下情况,有什么好的意见或建议?


杨正大:我觉得需要做的第一件、也是最关键的事,就是一定要把现金流把握好。换言之,就是要跟自己背后的资金方,投资人也好银行也好,保持密切的联系。每一家公司都会预留一些现金存量,但我觉得越早跟资方谈,资方也就越有心理准备。


第二个建议,是需要与自己的学员家长保持密切联系。就算现阶段你很难提供服务,但还是要让家长们知道机构有积极地在做一些事情。即使现在公司还没有一个完整的线上系统,但可以利用一些基础工具,比如微信、线上平台等,为家长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千万不要因为着急,忘记了和客户家长沟通。


第三个建议,主要是针对中小型机构。大型机构一般来说是有技术人员的,他们都有一些能力可以把自己的服务某种程度地搬到线上;但小机构则没有。


相比于“非典”那段时间,现在其实有很多第三方平台可以协助机构复课。所以对中小型线下机构来说,第三个建议是积极地拥抱数字、拥抱技术,也趁此了解如何从线下转线上。这是绝对必要的,而且这个事情晚做不如早做。


蓝鲸教育:目前还有一种声音是,线下机构不要盲目地转型线上,因为线下和线上教育其实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业态。


杨正大:可以预见,线下机构短期还是很难复课的。就算疫情结束,家长放心把孩子送到一个密闭的环境中去,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身为企业的掌舵人,需要思考的事情就是把危机化为机遇,转型线上是绝对必要的。


当然,线下转线上,程度和类型也不同。所以企业主可以分阶段转型。线上获客、线上销售、线上客服、线上招聘老师、线上教师管理,这些业务都可以分阶段实施。


企业可以做最简单的转型,也就是赶快用第三方平台把自己的教学搬到线上,让你的服务能够持续。我不认为只是把教室搬到线上要花太多的成本,而且这些事情也不跟公司线下的业务有冲突,还可以给客户更多的选择。


蓝鲸教育:线下机构如果想要转型线上,需要做哪些准备?


杨正大:我觉得要看它是全面变成一个线上为主的机构,还是转型成以线上教学为辅助的机构。


线下转线上如果只是把教室搬到线上,那很简单,没有任何门槛。但你要是想把招生、运营,到师资、管理、教研全部变成线上闭环的话,我觉得要做的事情蛮多的。你的工作流程、服务流程都需要全面调整。


首先,你要有一个专门的线上技术团队。没有人什么事情也做不了。我和太多的线下机构老总聊过,往往大家不是不想做,而是不知道怎么做、没有人帮他做。所以我觉得可以利用这个特殊的时间点多做一些招聘。万事开头难,找到人就好很多了。


其次,企业需要思考的是怎么让现有的线下服务和线上服务融合。因为终究线下机构的绝大部分架构和业务都在线下。


最后,企业要自己去评估转型线上的程度和速度。因为线下机构是没有做线上的基因的,贸然地第一时间把所有的线下客户全部搬到线上是值得商榷的。所以我觉得一开始要分阶段,然后慢慢地、有步骤地转型。


蓝鲸教育:线下与线上需要的基因和能力有哪些不同?


杨正大:线下服务业,无论是医疗或是教育,很多事情是可以通过现场的观察体验来判断。但线上不同,当你看不到你的客户时,你的判断必须要通过数据来分析。


线下时,需要的是关心、热情等等。但是在线上,当你眼睛看不到的时候,就需要通过数据去了解。关键的问题是,需要搜集出哪些切实会影响到教学效果的数据。之后还要学会分析这些数据,从而能够明确需要提供给客户怎样的服务,这些都是在线教育不可或缺的能力。


在线教育核心——精细化服务、规模化运营


蓝鲸教育:此次疫情,麦奇教育科技有开放一些平台和资源么?


杨正大:我们其实做了不少事情。第一个就是我们旗下的vipJr面向全国中小学生提供免费教学资源。现在一周大概有400多堂公开课,每一堂公开课都有数**上课。


第二件事,我们为医护人员子女(年龄在5-16岁)赠送1万套真人在线“牛津乐学”课程,总价值2400万元。就是希望为这些医护人员的家庭贡献绵薄之力。


第三件事,是从社会层面来讲,也就是针对我们的教育同行,免费开放自主研发的麦奇云(TutorMeet+)在线学习平台,为学校和线下培训机构提供在线教室。教研团队还将协助学校教案在线化,提供线上免费课程。我们将技术共享出去,就是希望教育同行们能共度难关。


蓝鲸教育:最近不少在线平台由于涌入大量用户,出现了直播卡顿、服务器超载等问题,麦奇教育科技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么?


杨正大:我先给几组数据来看,我们今年的这个春节与往年同期相比,用户的使用量增加了215%,我们在三四线城市的使用量也增加了55%。


对在线平台来说,底层架构非常重要。如果你在过去从来没有提供过实时双向的在线教育服务,那么平台的CDN通常都是用作数据传输的,(CDN即Content Delivery Network,内容分发网络)但教育它是一个双向的过程。


除此之外,绝大多数企业进到这个领域大概有3、5年的经验,最初搭建网络底层架构时,就没有想到会需要承载如此多用户和服务。他们在网络架构的扩容性上,还不是以一个大型企业或者国际型企业的姿态来搭建。要知道,软件的迭代往往都是需要时间的,随着企业的不断壮大,经过很多次的痛苦蜕变。


麦奇教育科技在这方面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在这中间我们从底层到中台到前台,做了无数次迭代。除此之外,我们在全国大概有3000多个节点,所以可以让麦奇云保证比较高质量的直播连线服务。今年春节假期的服务量其实已经达到了我们的历史新高,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服务持续性还是维持在99.99%。


蓝鲸教育:未来会考虑开放一些To B的业务么?


杨正大:我们其实一直在搭建一个在线教育平台。不仅仅是提供视频的服务,我们内部还有老师管理体系、学习追踪系统、课程排课系统。所有这一整套的体系,我们都会逐步的开放出来。未来,第一阶段我们会先开放我们的视频教学体系。


蓝鲸教育:麦奇教育科技是如何定义自己的,一家教育公司还是一家科技公司?


杨正大:从我创办这家公司的第一天起,我就说我们是一个科技驱动的教育公司。我们肯定是一个教育企业,但科技驱动对我们来说同样重要。


我们现在大概有将近500个工程师在团队当中,其中一半以上是在做产品,另外一半是在做演算法,演算法是主导我们公司运营的关键。


因为我们认为在线教育的核心是精细化服务、规模化运营,精细化的服务必须要透过数据的收集分析去提供,规模化的运营必须要透过演算法来执行。也就是说,要透过机器和算法来做决定。希望能够做到服务一百万人,像服务一个人一样。


一家教育公司如果只是透过人来驱动的话,有品质但无规模。如果只是在做规模化,而没有重视精细化服务,那只会是规模体量很大,但没办法做到规模化的同时兼顾个性化。所以你能够做到这件事情的方法,就是透过互联网、通过AI,同时兼顾个性化以及规模化。


在线教育——拐点提前来临


蓝鲸教育:这次疫情会对整个在线教育行业有什么影响?


杨正大:我在去年的各个演讲或文章当中就预测,在线教育在三年之内会取代线下教育,成为课外辅导的主流。


经过这一次疫情的出现,我觉得这个拐点会提前来到;因为在线教育的渗透率提高了。一旦家长的接受度提高,学校的接受度提高,拐点一定会提前到来。


蓝鲸教育:是不是意味着洗牌期也会提前到来?


杨正大:肯定会的。存活下来的都是有实力的,不论你是通过资金实力还是技术实力存活下来。洗牌之后,大家的在线化能力一定会加强。


蓝鲸教育:如何评价目前的在线1对1、小班课、大班课模式?


杨正大:我们做了20年的在线小班课,选择在线小班课的原因很简单:一方面,小班课里的孩子水平都差不多,且人数少可以做到个性化。与此同时,几个孩子一起学习可以做到良性竞争,学习效果比较好。除此之外,小班课的单位经济一直都是正。


在线1对1这边,教师成本过高。这样下来有两种选择:一个是让消费者掏钱付费,第二个是企业烧钱。所以1对1从商业模式来看的话不好持续,从学习效果来说也不是最好。


另外一个是在线大班课。大班课在经济模型上要比1对1好一些,因为老师成本低,但同样没有办法做到个性化服务。并且大班课是没有进入门槛的,当一个行业没有进入门槛时,从经济学上讲的话,基本上边际利益为零。


唯独小班课不同,不论从商业的可持续性或用户体验上看,它都是一个最佳的商业模式。


但做小班课对技术的需求度很高。如何能够做到个性化动态配班,且能够保持满班率,这是存在技术运营门槛的。目前我了解到的不少公司都试图做小班课,已经打磨了2、3年,到现在没有成功。


所以绝大多数的人都走这两边的极端,或者做大班课或者做1对1。但这两边都很难满足市场需求。一个没有办法个性化,一个太贵。


蓝鲸教育:这次疫情会推动在线小班课最先跑出来吗?


杨正大:我并不认为疫情会使小班课受益最大。我认为这次的疫情会推动线下转线上,但原来做大班课的还会做大班课,做小班课的还会做小班课。如果一家公司想要从1对1或者大班课转型到小班课,是需要在技术和运营上好好打磨的。


我们做小班课已经20年了,一直以来都在研究打磨小班课。当初大家在做1对1的时候,我们坚持不做单纯的1对1,一直在打磨1对2-6的小班课。打磨了这么多年,小班课目前已经非常成熟,并且在财务数据上已经实现盈利。


蓝鲸教育:如何预判2020年的在线教育?


杨正大:如果疫情及其影响能够在上半年告一段落的话,我觉得从暑假开始到下半年,在线教育会进入一个新的竞争格局。


第一,所有存活下来的线下机构都会转型,至少有一部分服务会转移到线上。


第二,我看到的是不少公立校开始设置网络教学部门。一方面是为了数字化教学,另一方面是为了预防将来再有类似的情况发生,所以我相信公立校也能体会到在线教育之美。


第三,行业对在线教育技术人员的需求会水涨船高,因为有太多的线下机构希望触及线上的业务。


第四,在线教育将不再是浅层次的竞争。过去在线教育的竞争也很激烈,但都是在资金、烧钱、跑马圈地上面的竞争。经过2019年的教育资本寒冬,再加上政府对在线教育的监管,以及疫情的洗礼;我觉得接下来在线教育的竞争,会是教育本质上的竞争。将会更专注品牌,更专注教学质量、用户体验。


换言之,我并不觉得在线教育有所谓流量的问题。过去很多公司都在抢流量,但也能看到非常多有流量的公司,无法把流量转化成营收;所以最后发现教育的流量没有办法变现。获客的唯一关键是口碑,没有口碑的教育机构,再大的流量都无法转化。


声明:本文转载自国企网,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内容!
相关公司信息更多 >
企业名称北京蓝鲸雨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刘瑞刚
注册资本123.44万人民币成立时间1460-42-13
公司类型其他有限责任公司经营状态在业
注册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羊坊店博望园裙房一层010号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08MA005R4Q6P
留下你的精彩评论
抢沙发...
0/300
评论
小程序
天眼查小程序
APP
天眼查APP
微信
天眼查微信公众号
反馈
客服
置顶
天眼查客服:400-608-0000
版权所有: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 ©2018 TIANYANCHA 京ICP备14061319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8151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8-0000
举报邮箱:jubao@tianyanch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