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查logo
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旗下
官方备案企业征信机构

天眼查企业头条其他新闻详情

第 3 章,北大,我来了
来源:今日头条发布时间:2020年02月25日

不公平的世界透过这世上任何能划分层次的东西将本来就负重前行的人们分成了三六九等,火车算是当今社会的一个小小的缩影了。硬座,硬卧,软卧,同样的出发地,同样的目的地,但到达的方式却是不同。

从餐车回到座位上的陈浮生和李秋野安定做好,再无其他交流。

夜幕降临的时候,李秋野开始有些后悔陪着闺蜜来遭这份罪了。不同于硬卧软卧,虽然容身的空间不大,但好在能够躺下里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可宋雅那妮子非要说感受什么完整的大学生活的开始跑去买了两张硬座票,几个小时的车程便已经让自己圆润有形的臀部发出了无声的抗议。期间,给女神送饭献殷勤的班草扑了个空,随后一人悄悄来到车厢的尽头,看到女神安定坐在座位上便又悄然离去。

班草家境优渥,是个实打实的富二代,这次高考考上背景的一所野鸡二本大学让让头疼其学业的父母乐开了花,不过,再野鸡大学也是个本科,能考得上本科的富二代脑子并不愚钝。高二时候发现李秋野这只待宰的羊羔,不改本性扫秋风打落叶的同时决定要将李秋耶这只高傲的孔雀收入后宫,始终信奉钞票和沧桑故事对女孩子就是毒药的班草却在李秋野面前碰了好多鼻子灰。正所谓有挑战才更有趣嘛!碰了好多鼻子的灰的班草丝毫没有打退堂鼓的意思,反而越挫越勇。这不,已经从最低端的撩妹手段进化到进可功退可守的新境界了。

火车十点半准时熄灯,从未感受过火车硬座磨难的妹子早已疲惫不堪,奈何火车噪音太大,座位空间狭小,因此迟迟无法入睡。不玩儿手机的陈浮生闭目养神但并非老僧入定。偶尔瞧了眼入睡窘境李秋野,便主动把双脚放在靠过道的位置,好让从餐车回到座位后便一直坐在座位外面的李秋野伸直了令众多牲口心生惊艳的110大美腿。感受到陈浮生好意的秋野妹子对陈浮生报至一笑表示感谢,陈浮生微微点头算是回应,心里却因为美腿的养眼乐开了花,买卖不亏嘛。

早上差不多六点的时候,李秋野便在生物钟的驱使下清醒过来,闭着眼精心养身几分钟后便打算起身洗漱。和宋雅还有那个看不出来*包境界的班草一样,因为家境的缘故,李秋野从小便就读于杭州顶尖的学校,学校里竞争激烈,李秋野每次的考试成绩虽不是全年级前几名,却也名列前茅。哪怕收到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的整个假期,她依然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洗漱,早上在敬老院做义工,整个下午定点在市图书馆看书。睡着的时候脑袋侧靠着座椅背,所以一睁眼便看到右手边哈喇子快流到餐桌上的宋雅,座位好闺蜜的李秋野赶紧伸手扶着宋雅换了个姿势,生怕一向注重个人形象的宋雅同学在几位牲口面前破了功。

扶好了宋雅,再转头,却发现对座的陈浮生在捧着本书看,至于书本内容,当然不是昨天自己一眼就看到的不堪入目的男人装,而是一本宋代史。略微向比自己醒的还早的陈浮生示意了下,拿上几样洗漱用品便起了身。算是陈浮生单独待过那么一小会儿的李秋野,瞧着对面捧着书本真的很好看的身形稍有好感,但要说一见钟情什么的纯属扯淡。和陈浮生一样,李秋野的内心其实是理性大于感性,才初识十几个钟头,谁知道对面坐着陈浮生是不是个草包绣花枕头。自己又怎么会轻易的对他一见钟情。至于昨天刚上车的时候脱口而出的放行李事件,估摸是几只漂亮的小孔雀在一起争奇斗艳的心理在作祟。

看到起身的李秋野,陈浮生并不故意套近乎,稍微回应了下,便再次沉浸到宋高祖儿子剧情内容涤荡起伏的猎艳史中去了。

洗漱回来的李秋野叫醒了差不多睡醒的宋雅。因为没睡好而不断打瞌睡的宋雅抱着李秋野的胳膊小声抗议:唔,我好累呀,再让我睡一会儿嘛。

“你还说!还不是因为你,要不然我俩哪会遭这个罪呀”李秋野小声娇嗔到。

“幸好有你陪我,不然我肯定要死在这节去往江河湖海的火车上啦”抱着胳膊的宋雅妹子一脸甜蜜。

火车内的灯光亮起之后,醒来的人便多了起来,陈浮生他们座位上的其余众人也都醒了过来。一时间熙熙攘攘,过了一个半钟头左右,火车即将到站,众人收拾好东西下车。也许以后再无再见可能,所以各自挥手告别的时候并无伤感可言。只是下车的时候有点小插曲,走在陈浮生身后话很少的秋野妹子低声对走在身前正好挡住清晨阳光的陈浮生说道:记得下次见面要请我吃饭哦。李秋野说话的时候控制了音量,似乎再次见面请吃饭这件事情是两人之间的小秘密一般,陈浮生当然听到了高冷妹子李秋野的这句话,表情汗颜:这姑娘还惦记着那!只是没回头更无任何回应,下了车告别几句后边迅速的消失在茫茫人海中。看着远去的陈浮生的身影,李秋野哑然失笑,这厮像的行为像极了西游记里投人家鸡吃的石迁一样,一点也不潇洒。

开学报道的这几天,火车站汽车站飞机场都会安排专门接送学生的车辆。陈浮生之道李秋野是自己校友,不确定这位与自己同届的校友准备以什么方式前去学校报道,为了避免两人等下在上学校接送车的时候再次遇到,故意磨磨蹭蹭的找了家生意红火的早点铺,又磨磨蹭蹭吃了点味道其实并不咋地的包子,最后磨磨蹭蹭的回到学生接送点登车报到。

差不多等到秋野妹子入学手续办理完毕的时候,陈浮生这位杭州市理科状元才姗姗来迟,出现在全国人民眼中娇子圣地学府学生报到的地方。大学录取通知书上又不会印上理科状元几个字,所以陈浮生在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除了被学生处的三两只严重拉低北大人杰地灵评价的恐龙学姐对其样貌心生摇曳外,再无其他小范围的轰动,整个办理过程很顺畅。

办完并不繁琐的入学手续,陈浮生无意垂涎几位几位姿色并不出彩的学姐。拿着一应手续向宿舍走去。陈浮生所在的宿舍楼距离办理入学手续的地方大概二十分钟路程,一路上也没有看到能让让人眼前一亮的青春学姐,偶尔遇到的几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同学被厚厚的眼睛掩盖了整体气质。

陈浮生的寝室在宿舍楼的四楼,等陈浮生推开门进到自己未来四年将要居住的空旷寝室的时候,接到高中同桌活宝好友刘强的电话。电话那头,同学、好友兼死党的刘强没得半点询问陈浮生是否一路平安的觉悟,十分钟的通话时间里口吐芬芳不断,聊天话题始终围绕36D、屁股圆润等字眼,通话结尾陈浮生以滚蛋俩字结束。

高中阶段的时候,班主任老师各科老师不止一次劝说陈浮生这位考试总是各种第一的尖子生坐在教室前排,只是总是被个头太高影响同学为由拒绝,老师对心头肉一般的陈浮生无可奈何,好在陈浮生的成绩稳定,并且能够在每次模考中都能超过年级第二名至少三十分,索性就由他去吧。小地方的学生比较淳朴,因此同样坐在教室后排的几位守护神一般的存在只是平日里调皮一些,并没做出什么让老师伤脑筋的事情。班主任偶尔会想是不是他们几个是受了陈浮生的影响。

青春期是最易结识情谊的时候,于是尖子生陈浮生在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跟几个好哥们结下深厚的友谊。不过一向谈吐得当的陈浮生只是在好哥们面前口吐芬芳,探讨岛国爱情动作片啥的。

稍后收拾床铺的时候,剩余的几头渣也挨个打电话慰问,陈浮生也不含糊,该对骂的对骂,该挖苦的挖苦,没敷衍一个。

北大报道时间一共三天,陈浮生收拾完床铺已经中午十一点,可宿舍里除了自己,剩余他人一个都没露面。陈浮生嘀咕:难道自己还来早了?

叠好床铺,放好衣物,该擦的擦,该扫的扫。其实上一届住在寝室里的毕业学长素质还是很好的,临走前将寝室收拾过了的。只是空旷了整整一个暑假的寝室落下不少的灰尘。寝室空无一人,才报道的陈浮生不消一个钟头便让寝室焕然一新,一尘不染。收拾完毕之后,洗了把脸,将自己那只寿命堪比小强的手机装入口袋,带上银行卡准备出门取点钱,添置一些脸盆牙刷一类的生活用品,顺便填满早已将包子消耗一空的肚子。

不断有新生报到入住,宿舍楼一楼的大厅还是比较吵闹的。穿过吵闹的人群,陈浮生走出门外,站在宿舍楼门口的台阶上,冲着透过树叶的夏日的阳光定了定神,小声说道:北京,我来了,北大,我来了。

声明:本文转载自今日头条,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留下你的精彩评论
抢沙发...
0/300
评论
小程序
天眼查小程序
APP
天眼查APP
微信
天眼查微信公众号
反馈
客服
置顶
天眼查客服:400-608-0000
版权所有:北京金堤科技有限公司 ©2018 TIANYANCHA 京ICP备14061319号-2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8151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608-0000
举报邮箱:jubao@tianyancha.com